美国奇怪的“人间蒸发”

作者: qwq 分类: HISTORY,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12-08-10 14:32

一个神秘的项目,让一些活生生的人突然“消失”,然后,他们还会出现吗?

 

死里逃生的证人

月黑风高的深夜,两个恶徒闯入了尊尼的家里。尊尼原本和他们一样,是无恶不作的黑社会组织成员。可是几个月前,他决定退出,并且答应警方出庭指证了他曾经的老大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尊尼知道,黑社会的报复一定会来,可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他和他的女友现在被结结实实地绑起来,像一堆破布一样扔在地上,任凭歹徒们È打脚踢,随意折磨,血花四溅。等歹徒们累了,就该取尊尼的性命了。忽然一个黑衣人幽灵般出现,手起脚落,歹徒不是喉核被捏碎,就是脖子被扭断,转眼全都咽了气。

“你是谁?”尊尼忍不住问道。“闭上眼睛。”黑衣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冷冷地命令道,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小瓶红色的液体,倒在尊尼和女友身上,用速显相机拍了两张照片,塞进死掉的歹徒衣服里,拖出门外。他在一个歹徒身上开了两枪,又把手枪塞进另一个歹徒手中。

接着黑衣人又从停在门外的汽车后备箱里拖进来两具从“无人认领的尸体陈尸所”弄来的男、女尸体,换上尊尼俩人的衣服、戒指、手表以及身份证,浇上汽油。一切就绪,黑衣人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警匪电话,“路德别墅区232号发生凶杀案,请速派警察来。”

屋内火光冲天,火蛇乱窜。三个人拼命地跑向他们的汽车,刚刚开出几十米,身后的警车便呼啸而至。不出意外的话,警察会这样向上级报告:两个歹徒杀害了尊尼及其女友,试图纵火灭迹,后来又不知为什么互相残杀,双双殒命。

惊魂甫定的尊尼感谢黑衣人的救命之恩,得到的却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一句话:“你冒生命危险出庭作证,美国法警理应保护你的安全。”在一个偏僻无人的湖边,尊尼被黑衣人塞进另一辆车,从此以后他将以另一个名字,另一种身份,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生活,而他过去的一切痕迹都被抹去。“你们已被‘蒸发’。”这是尊尼作为尊尼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神秘的马歇尔项目

这是美国动作影片《蒸发密令》中的一段情节。肌肉型男阿诺德·施瓦辛格在本片中扮演了一位美国官方的秘密杀手保镖,其职业就是保护证人,并帮助证人隐藏一切真实身份。虽然故事惊险夸张,却也相当直观地

展现了美国堪称典范的证人保护制度。

20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黑帮活动猖獗。这些黑帮组织严密,手段毒辣,而且美国一些州的法律规定,必须要让被告知道证人姓名,所以没有多少人敢出庭作证指控他们。一个名叫吉劳德·苏尔的联邦检察长便创建了一个证人保护计划,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今天,“证人保护计划”已¾成为美国检控程序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没有它,很多证人将不会出庭或者被杀害。由于受保护的证人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秘密更改身份隐居,从此“一夜蒸发”,因此美国“证人保护计划”也被称为“蒸发密令”。由于其执行办公室叫作马歇尔办公室,所以又被称为“马歇尔项目”。

证人保护只提供给那些确定必须为保障公诉成功而要出庭作证、其本人或者其家人的生活处于危险之中的人。马歇尔项目最具特色的措施就是:为证人设计一个全新的身份,制作必要文件,包括出生证、驾照、护照、医疗证和学籍卡等,帮助他们在一个陌生城市隐居下来,甚至还要替他们找份工作,外带提供6万美元左右的经济资助。为了让证人的生活得到彻底“更新”,警方甚至通过整容让证人面目全非。如果遇到高度危险的情况,警方还会进行24小时全程保护,有时甚至动用直升机、装甲车之类的重装备。

这些人往往曾是罪犯,干过不少坏事。进入新社区后,他们以前的犯罪行为不能被忽略,马歇尔办公室通常会将证人的表现和犯罪历史通知当地的法律执行机关,以便监管。如果他们伤害过别人,政府还要从“被害人补偿基金”中拿出一笔钱来,作为被害人的医疗费、丧葬费,弥补人家的收入损失,替他们擦屁股。

 

 

当然证人也不能白白享受这一切,他必须勇敢地出庭指证那些恶贯满盈的犯罪分子。而且他从此再也不能与没有被保护的朋友或者家人联系,也不能返回当年居住的地方。他们每年必须与政府联系一次,如果搬家,也应当告知马歇尔办公室。

一旦有人胆敢威胁甚至侵害证人,处罚是非常严厉的。比如说,如果在庭审中“威胁证人”,而且罪名成立的话,最高可获刑20年以上;倘若事后报复,则可能被判终身监禁,甚至死刑。如果证人被袭击,他们将首先被作为重点怀疑的对象,那将是相当麻烦的。

自从美国国会1970年批准该计划以来,已¾有约7000多名证人和9000名证人家属被重新安置。在马歇尔项目实施的过程中,没有一个证人被杀。

为什么要保护证人?

说了这么多,美国政府为什么这样不辞辛苦地保护证人呢?

美国的立法、司法思路是“宁可错放三千,不可使一人冤枉”。按照全世界通行的无罪推定原则和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不得被迫自证其罪”原则,犯罪嫌疑人拥有基本的沉默权,所以没有证据肯定告不了他。证据不足也不行,按该条修正案“一案一审”原则,控方只能以一个罪名起诉犯罪嫌疑人一次,如果控方证据不充分,就可能使被告永远逃脱法律制裁。

因此,证人就成为控方最重要的王牌,没有证人,起诉经常根本不可能。而且越是大案要案,证人的重要性就越明显,相应的那些坏人也必定会孤注一掷,想方设法威胁证人,甚至灭口。所以要想让证人大胆说话,就必须保证他和他的家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很多人认为,证人作证是在为国家作出贡献,所以他们才应该得到保护,但是如果认为这就是他们受到保护的全部理由,那就错了。证人不仅仅是司法部门打击犯罪的一件工具。

在《蒸发密令》中还有这样一个情节:联邦调查局特工试图利用一个女证人冒险盗取机密文件,差点导致证人被杀。特工为自己辩解说:“得靠她来起诉。”施瓦辛格扮演的黑衣人反问道:“所以就让她替你们去冒险,对吗?”那名特工无话可说。黑衣人对那名特工的质问就是在告诉他,人是目的而不是手段。

在美国的主流观念中,证人首先是人,其次才是证人,因此作为普通公民的证人,其基本安全本来就应受保护,哪怕他不是什么案件的证人,什么证词都无需发表,如果遇到特别的危险也有权受政府特殊保护。

证人受到特殊保护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将罪犯绳之以法,更重要的是为了证人本身的安全。假设某犯罪嫌疑人因为证人非常安全而绝望自杀,虽然用不着再控告谁了,失去意义的证人依然将享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


的数据,告诉我们物价到底涨了多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